第一屆美屌大賽|
萬字心得文

2020年7月27日

【深夜文】美屌大賽心得文(書面審查篇)


內有大量性器官描述,對性話題不能接受的朋友親戚阿姨們請直接跳過這一篇,也請不要檢舉我,不然臉書帳號被封掉我會很傷心,這裡是我拿來寫日記跟看新聞的地方呀。


美屌大賽是七日戀人這個聯誼團體舉辦的,他們的發起人是一位年輕的生理女性。因為她們很戰,我追蹤她們的粉專很久,在她們決定舉辦美屌大賽的第一時間,我立刻就報名參加了。


美屌大賽就是一個比誰屌最美的比賽,以前只有同志團體才有辦。而美屌大賽分成兩階段,書面審查通過後,分數最高的十位參賽者可以進到第二階段的實體審查,而我當然兩階段的評審都報名了。


比賽的費用是男性999元,女性評審付500元押金,現場準時報到可以退費。冠軍的美屌之王可以得到獎金1000元與一個上面有自己的屌拓模的獎盃、變成人體盛。


「就算得第一名還是不賺錢啊,到底誰會來參加啊?」我抱持著想了解參賽者腦袋到底裝什麼的疑問,報名當評審。


書面評審是以google表單進行。參賽者要拿尺放在自己的陰莖旁邊當比例尺,拍下正面、側面的屌照,還要拿東西輕敲陰莖,讓評審可以透過打陰莖影片來判斷硬度。主辦單位並沒有制定一套美屌標準,妳覺得這支屌1分是超難看,10分是超好看,依主觀去給1-10分,並寫下評語。


光是思考什麼是美屌,我就想了許久。社工教育強調多元觀點,我們雖然做專業評估,但我們大部分都是優勢觀點,例如屌的尺寸小但不代表不好,它可能更不容易讓女生受傷、更能撞到G點;包皮垢的屌可能喜歡藍起司的人會喜歡,不能主觀嫌它是根臭屌。


但這種「什麼都很棒」的心態是沒有辦法當個好評審的,畢竟第一名獎盃只有一個,我通通給10分,大家都開心但沒有意義。所以我還是要制訂出一個我內心客觀標準的美屌,越靠近這個理想值的美屌越高分。


我個人一百分的美屌標準是:色澤均勻滑順,龜頭皮膚飽滿乾淨無垢不皺不脫皮。長度13到16公分都屬優秀,太長會痛。粗度我覺得比長度更重要,畢竟陰道長度是固定的,太長只會頂到很痛。粗度直徑3.5堪用,4-5公分剛好是可以有充實感但又不會造成生小孩的撕裂傷。外型比例上,龜頭略大吃起來會有吸奶嘴的錯覺,讓人重溫口腔期的美好,蘑菇造型也相當可愛。上彎屌比左彎或右彎屌更得到我的青睞,因為這個形狀很容易頂到點。有把毛剃乾淨有加分,讓另一半不會吃到也比較不會有異味。


我想好我的美屌標準後,就打開表單開始評分。第一階段共有48支屌參賽,我每支都很仔細觀察並寫下長長的評語,但到了30支左右我開始出現審美疲勞,如果該屌沒有任何特色,我就會很冷血的直接寫上「普屌」並給6分,共花了兩個小時寫完評審表單。


書面審查完48支參賽屌後,我有一點心得。


1.

大部分的男性拍屌照都很有得失心,死命掐住根部,希望讓屌充血更多不要回流,造成大屌的感覺。但那其實差不了多少,只是讓小雞雞看起來像個快窒息的傢伙,還有屌主很怕丟臉的心態透過螢幕傳達過來。


2.

屌照不只是看屌而已,我還會看背景與拍照技術與構圖。光是把屌照拍好這點就有很多男性做不到,沒對到焦、模糊、只拍到部分的屌,這樣我到底要怎麼看你尺上的公分數?這反映出了對比賽的心態輕浮與不認真準備,浪費評審與主辦的時間。


屌的背景上,很多人都是凌亂的房間和脫下來的內褲與外褲,花色與品味很差,光看就下體變成塔克拉瑪干沙漠,卵子縮到胃。就像拍食記照片背景卻有蟑螂入鏡一樣,實在不能算是一張讓人引起性慾的好屌照。


有位參賽者非常認真,屌照除了光線充足還有構圖外,竟然還有女性全裸的背與腿當襯托(她有沒有穿情趣服我有點忘記了),這種屌照簡直就像推甄入學的老師推薦信一樣,能得到伴侶的配合拍攝,可以觀察出這個人有與人基本交往的能力,不是邊緣沒朋友的怪人,我給7分起跳。(6分是及格普屌)


3.

有逾半數的屌都沒有好好整理外在的習慣。陰毛長到快跟屌一樣,如果是很滑順的那種就算了,但不是,是捲Q形狀很醜的。陰毛很長很亂的屌照我看都會皺眉頭,你這樣另一個人幫你吃的時候,吃到毛心情很差你知道嗎?而且夏天毛量濃密就會容易有味道,全部刮掉不但看起來比較大,吃起來也比較順。有些男性覺得不想刮怕有損雄風或不習慣,那修短也好啊。放任亂長的不是不體貼,不然就是單身。


除了毛以外,皮膚也很重要。有的屌照光看就有皮屑卡在上面。還有的不知道是剛用乳液打完手槍還是怎樣,有白白的汁液跟衛生紙卡在冠狀溝裡面,這樣還敢拍照來參賽,就像穿夾腳拖嘴巴咬檳榔去參加草地野餐聯誼一樣,到底怎麼好意思?


要成為美屌王真的不難,光是把雞雞洗乾淨、修毛、把房間整理乾淨、光線充足、把照片仔細拍好,就贏過50%參賽者了。


4.令人印象深刻的屌們。

有些屌主很明顯不是要來比大小的,他們是想來被看的。我第一次看到屌的長度,是負的。為什麼是負的呢?因為外面的皮都比陰莖長,造成屌看起來是往內縮的一個洞。


有的屌小到他用的比例尺不是用尺,而是用五塊錢硬幣放在旁邊。跟五元一樣大的屌與蛋蛋,看起來就像三顆擺在一起的義美小泡芙。我邊看邊笑,我覺得這個屌主很棒心態很健康,他不但不自卑,還願意與大家分享,拓展我們的視野,讓整個肅殺的比賽氣氛變得幽默且多元。我記得我給義美小泡芙屌高分,並建議主辦單位應該頒發最佳勇氣獎或勵志獎給他們。


還有一種是在龜頭上穿環的屌,不是一個,是兩個。想知道長什麼樣子,請在google搜尋打Prince Albert ring,我畫在這裡應該毫無疑問會被檢舉掉。我第一次看到龜頭環真的太震驚了,被嚇到給了一分。據說戴上Prince Albert ring,尿尿會從另一個洞漏出來。雖然聽起來很痛,但技術好的師傅會找到馬眼最薄的地方打洞,不會比打耳洞痛。也因為在尿道口,常常有尿液進出,比較適合不太發炎的體質打。當然,做愛的時候要把環拿下來。


反正你都搜尋Prince Albert ring了,你再搜尋jacob’s ladders dick。這種屌穿了一排環,希望尿尿時不會變成草莓苗圃澆水器。


天啊我光打書面審查就大拇指痠了,我等等再繼續寫重頭戲—實體審查。


不要走開,我們馬上回來。

我希望我明天不會肌腱炎。

【深夜文】美屌大賽心得文(實體審查篇)

本文充滿對性器官的描述,請不喜歡性話題的朋友親戚阿姨們不要點開,直接滑走,不然你們尷尬我也尷尬。(其實也不會尷尬啦我整個坦蕩蕩什麼話題都可以聊)這次因為場地在像夜店一樣燈光昏暗還沒有椅子的地方,很難低頭寫筆記,因此筆記品質比之前小鳥秀還要差很多,看不懂可以問我。



美屌大賽的實體地點在「魔女的蜜室」,這是一個隱身在老公寓中,在台北馬偕醫院附近的SM空間。


我那天根本沒辦法上班,只要想到下班後就可以去當評審了,我的心簡直就像小鳥飛出監獄的窗戶般快活。「我等等要去參加美屌大賽!」我從位子上站起來舉雙手歡呼,我的同事們紛紛替我加油,並要我回來跟她們分享心得,你說我到底要怎麼不愛我的同事?


活動會提供酒水,主辦單位前一天特地叮囑我們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到場。地點滿難找的,我在一樓與穿著性感睡衣網襪、戴著choker滿面笑容的女子相認,她是工作人員,引導我們進電梯上樓。


我在電梯中問另一位一起上樓的女子,「妳也是來參加美屌大賽的嗎?」「對呀。」「妳有跟妳朋友說妳要來嗎?」「有呀,她們都說想參加但不能來。有的是男友不准她們來,還問說這個合法嗎。有的是嘴巴講想來但其實沒膽來,叫我參加完回去跟她們說好不好玩。」「妳也是七日戀人粉絲嗎?」「不是耶,我是被演算法推播到的。」


在門口報到,領取評分表與簽署參加同意書後進入魔女的蜜室,一進門包包手機就通通被收走了,防止參與者有任何偷拍的可能。


魔女的蜜室是一個三房一廳的空間,入口的玻璃櫃陳列許多SM道具,主客廳擺著三人大沙發、X型拘束台、鞭子、打人的板子陳列架、鏡子、酒水餅乾區與婦產科的檢查椅。昏暗的燈光讓這個空間充滿神秘感,裡面還有兩個倉庫與一個臥室,這次的比賽場地是主客廳,臥室是羞辱區,想要被羞辱,不想參賽的男性可以進來臥室。廁所要跑到外面是比較不方便的地方。


六點半到七點是女性評審入場的時間。女性評審們目測年齡都在20-35歲之間,大部分都是會化妝打扮的美人兒。七點到七點半換男性入場。男性在踏入主客廳前,就要在門口的更衣區脫光衣服,戴上發光面罩。他們大腿上寫上數字,雙手被綑綁起來,全身除了臉以外毫無遮蔽,或站或跪,穿絲襪衣、睪丸夾上乳夾等不同配件,以不同的姿態等著女性評審們評分。


評審們戴上主辦單位提供的手套,塗上潤滑劑。大部分的男性在被這麼多人觀看的情況下,雞雞當然是萎縮到不行,女性評審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弄硬他們。20個女性像在逛雕塑博物館一樣,逡巡翻弄著10位參賽者的陰莖,不時套弄或低頭聞嗅、撫弄身體的敏感帶,試圖讓陰莖勃起以進行觀察。


我比較龜毛,總覺得同一雙手套接觸全部參賽者的生殖器會造成防疫破口,我不能讓陳時中部長不開心。我自己帶了一盒全新手扒雞手套,奉行一屌一套原則,每接觸一位男性的屌就換一次手套。雖然很不環保,而且手扒雞手套摸屌的觸感很差,但手扒雞三個字真的太幽默我無法放棄,還可以當防疫小尖兵。其他女性評審誇獎我也讓我很快樂,大方的和她們分享我的手扒雞手套,大家一起扒雞。


第一階段的靜態評分總共有半小時,有些參賽者不管評審怎麼尻就是硬不起來,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在眾目睽睽之下要硬是需要天份的。評分項目有長度、硬度、外型、味道、手感、表演、喜愛程度1-10分,還有自由填寫的的書寫評語欄位。


我的美屌標準很清楚,所以我打分數很快。打完分數後還有多的時間,我開啟蘋果日報人間異語專欄作家模式,詢問其他女性評審,她們的美屌標準是什麼?長度硬度沒什麼爭議,但到底什麼是手感與外型?果然大家標準都不同,「屌摸起來燙的,我就會給高分耶。」「為什麼屌要燙?」我很震驚,其他女子們紛紛補充「屌的溫度高,做起來比較舒服呀」「還有割包皮也不錯」「對啊比較乾淨」「龜頭大也是」眾人七嘴八舌,果然美屌是一件很主觀的事。


在情慾的世界裡,眾生平等。雖然眼前的女子們我都不認識,但因為互相分享性這麼私密的事,我很快對她們產生親暱的感覺,完全不需要破冰活動就可以聊起來。倒是男性參賽者很難聊,不知道是因為被綁著不好說話還是裸體不自在,我問他們為什麼想參賽,他們的答案都很簡短:「想體驗看看」「想感受女生的立場,想被物化的視角對待」「想知道自己是不是M」「來挑戰自己啊,覺得我都已經被評價過了,還有什麼好怕的」「想被評價」


還有時間,我踏入羞辱區。這裡的參加者屌都很小,大概勃起在三到四公分左右。他們不是戴發光硬殼面具,而是綁匪頭套。一位黑長直水手服嬌小女子穿著黑色長襪,直接把腳踩在綁匪頭套的參加者(以下簡稱M男)陰莖上。


「妳可以羞辱他們喔!」水手服女王對我說。我其實參加時有認真讀活動說明,我知道羞辱區是要評審盡情羞辱他們的,我事前特地拜託我的姐妹教我如何羞辱男人,她告訴我非常性別政治不正確的羞辱言語,我像個虔誠學徒一樣逐字抄在手機備忘錄裡。


幹。

我的手機被收走了。

M男直挺挺的裸體站在我面前等我羞辱他,但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姐妹怎麼教我的去了?「你、你的雞雞小到可以當女生。」我生硬的吐出這句話,試圖壓抑內心道德委員會對我砸杯叫罵「妳在供三小啊?妳是個女性主義者妳竟然說這句,怎麼不去切腹!!」質詢台另一端的我拼命鞠躬「啊啊對不起啊但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羞辱人啊!我很努力了但我的社工教育與養成都只教我優勢觀點增權充能優點大轟炸我他媽真的不知道怎麼羞辱人我就是個開朗正向自帶體內太陽能發電機的女子我DNA沒有寫這個東西啊我很抱歉啊對不起我不應該不會羞辱你啊(以下略過語無倫次五百字的內心小劇場)」


「對不起,我真的不會羞辱,妳可以教我嗎?」我低頭問水手服女王,女王指著M男的短包莖:「妳看他的包莖,他又短又包到完全翻不開,這根中年臭屌已經生兩個小孩囉!」「咦咦咦?翻不開不是會有包皮垢嗎?」「包皮垢跟精液一起射進他老婆的子宮裡面吧!」M男你聽見我們講這個話真的沒問題嗎?我內心衝擊的像被原子彈炸到一樣。M男不再只是一個戴著綁匪頭套等著被羞辱的平面角色,他還是一個小孩已經上高中與國中、瞞著妻子與孩子出來玩SM的爸爸。他活生生站在我面前,等著我羞辱他。


我的腦子跑了一輪,努力地毯式搜索羞辱言語,我不能辜負女王與M男的期待,我吐出一句:「你屌好小。」「我知道。」好。我輸。我慘敗。我要回家好好學習如何羞辱人,我覺得我失能到不行,我以前只學社工鼓勵人那套根本就不均衡發展,我在M男前的手足無措才知道,原來我的生命還缺了這麼大一塊。


幸好靜態展覽結束了,動態展覽開始,主持人把我們從羞辱區集合到主客廳。剛剛被綁起來評分的參賽者們可以選擇四個項目其中之一來表演,分別是空幹、被踩、耐痛與自慰四個項目。


啊寫一寫好累喔,快四點了我好想睡,我先休息一下,動態表演篇下集待續。



【深夜文】美屌大賽心得文(動態表演篇)

我到底在搞什麼啊,好好一個心得文要拆成好幾篇我是鏡週刊嗎⋯⋯


總之,內文有很多性器官描述,對性話題不喜歡的人請略過不要看,不舒服可以點出去,請不要批評噁心或變態,因為那是另一個人的愛好,我不希望有還沒出SM這個櫃子的朋友看到留言傷心,負面批評的留言我會直接刪除。


——


動態表演的第一個參賽者,選擇了耐痛項目。他選擇了刺輪這個道具,乖乖躺在地板上任人魚肉。刺輪原本是醫師用來檢查神經的醫療用具,長得像披薩切割器,只是切披薩的地方變成一整圈短針,針頭是圓的,滾下去不會真的流血,但會像被刺到一樣。女王拿刺輪在他的陰莖上滾動,台下的香草們(就是我們這些不懂SM的初心者局外人們)看著刺輪滾過龜頭陰莖蛋蛋等敏感處時都忍不住啊嘶出聲,光看就很痛,而且女王滾超大力,是一種要把蛋蛋切一半的力度下去滾。


「有人想試試看嗎?」女王問,蘋果日報人間異語專欄作家我立刻舉手,我怎麼可以錯過這個機會呢。(欸對了蘋果日報人間異語專欄作家是我開玩笑的,我並沒有真的在蘋果日報人間異語專欄當作家,這邊是在描述我去經歷新事情時習慣問問題做筆記寫心得的習慣。)


我跪坐在1號參賽者身旁,輕輕地用刺輪滑過他的乳頭與側腹,接著滾到龜頭上。他「啊啊」叫出聲,陰莖隨著疼痛漲大。「好像有人很興奮啊?」我把刺輪從龜頭滾到雞雞上,看著他又爽又痛的模樣,我感受到完全的愉快與趣味。我慢慢滑動,問他:「龜頭跟雞雞只能選一個地方,你要選哪裡?」戴著面具的參賽者掙扎了一下,「龜頭⋯⋯」「大聲一點,聽不見呦。」「龜、龜頭!!!」我笑呵呵的加重力道刺他漲大到不行的龜頭,台下媽媽桑席耶娜稱讚我「這個妹子很有潛力喔」讓我相當開心,虐人還可以被稱讚,彌補了我剛剛羞辱區毀掉的自信心。


第二位參賽者一樣選耐痛,我認真懷疑會來參加美屌比賽的,大部分都是M。


二號參賽者選擇了馬眼棒這個耐痛道具。馬眼棒是一根像筷子般細長的棒子,尾端有馬達。女王替馬眼棒戴上套子並上了厚厚潤滑液,從二號的龜頭尿道口將馬眼棒刺入。眾人屏息注目,隨著馬眼棒沒入陰莖越來越多,大家驚嘆出聲。


女王邊插邊跟我們介紹,馬眼棒這個東西是尿道擴張器,要從細的擴張到粗的,像這位參賽者在事前有先跟女王說他可以用4-7號的馬眼棒——女王插到一半,二號參賽者的陰莖還插著馬眼棒,突然像噴泉一樣噴出鮮血,血液泊泊從尿道口湧出,流了整個肚子與大腿都是,滲到地毯上,第一排近距離目睹此景的女性香草初心者評審們紛紛尖叫,「啊啊啊啊啊啊!!」二號參賽者躺著臉上又有面具蓋著,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跟著大家驚慌的喊著「怎麼了怎麼了!」血噴了滿腹,女王冷靜的對他說「沒事,你只是流了一點血。」「大家不要緊張,我們有女王是護理師。」前一秒還高高在上玩弄M男的女王突然變成急診室護理師的姿態,對二號參賽者的陰莖徒手加壓止血與熟練的纏上繃帶,這人物設定的轉換真是快得猝不及防。


「這出血量很多,需要送急診。」女王護理師,啊還是護理師女王?快速的下判斷,二號參賽者問:「有那麼嚴重嗎?可是我不會痛啊?可以不要嗎?我不知道要怎麼跟急診室解釋啊」我這時候很不合時宜的在旁邊笑出來,女王與評審們紛紛獻策:「你跟醫師說你在家插尿管⋯⋯」「誰會在家插尿管啦」「但老實講說插馬眼棒玩到流血怎麼說得出口啦」「我同事是台北馬偕急診護理師,這裡靠近林森北,他們真的看多了不會大驚小怪」二號參賽者戴著面具裸體,陰莖被包成包葉的玉米大小,他這樣進急診,應該是最高等級的羞辱play吧,羞辱到靈魂會直接破碎的程度。


後來二號參賽者還是堅持他不要去急診室,被媽媽桑席耶娜帶走了。活動中斷進行場地清潔,另一位M男跳出來向驚魂未定的眾人解釋,馬眼棒玩到噴血並不是一種常態,請大家不要擔心。那是微血管破裂,以後大家遇到的時候(希望不要),不要用徒手加壓法來止血,因為會讓尿道傷口結痂黏在一起,下次尿尿的時候會因為尿道撐開而再度大噴血。正確做法應該是用一根長長的棉花棒沾凡士林插入尿道,用凡士林把尿道傷口覆蓋起來。剛剛那位參賽者明明有經驗,為什麼這麼細的馬眼棒會大噴血呢?有可能是二號參賽者前幾天有先玩過,尿道有小傷口還沒復原,所以又插造成傷口噴血。


幹五點了我只寫到二號參賽者Q_Q


好啦我真的不行了中午還要去社工師公會投票,我先睡一下,其他的明天寫嗚嗚嗚嗚



【深夜文】美屌大賽心得文


以下有大量性器官描述,介意者請跳過。

--


第二位參賽者留下一灘血離開後,雖然場地整理好,但大家仍然餘悸猶存。下一位參賽者依然挑戰耐痛項目,女性評審們交頭接耳:「應該不是繼續選馬眼棒吧?」「我們要讓馬偕這麼忙嗎?」「看來今天不在急診室組一個籃球隊絕不罷休啊」


這位參賽者想要被踩,女王脫下襪子和大家示範如何踩屌。首先,潤滑是非常重要的,不然直接踩下去的摩擦力可能會造成繫帶撕裂傷。女王在掌心塗了一大坨後抹在參賽者陰莖上,把腳踩上去。安全起見,腳和屌之間可以隔著緩衝材料踩(例如買網拍附的空氣袋或泡泡袋),緩衝材料可以避免不小心腳滑踩太大力斷鳥的風險。


女王告訴我們,人在激情的時候,什麼話都說得出來,可能會有男m要求女王可以踩爆他的蛋,但女王要提醒大家,千萬、絕對、不管對方怎麼要求,就是不可以踩爆,就算對方自己想要被踩爆也不可以真的踩爆,安全是第一原則。


踩屌要順著雞雞,不要反方向踩,不然韌帶會斷掉。而做任何動作前都要先問對方,我要塗潤滑劑囉、我要踩屌了、還可以加強力道嗎?潤滑液要隨時注意有沒有乾掉,一定要下足。


女王赤著腳踩著,太溫柔會像用腳幫對方打手槍,另一位女王提議玩踩屌桌。踩屌桌是一張中間有個洞的小凳子,放在躺著的參賽者身上,把蛋蛋與陰莖從洞口伸出來,這樣女王可以穿高跟鞋站上踩屌桌而不會踩傷參賽者,還可以更準確的控制範圍只踩在屌上,不會傷到其他器官。(這很重要啊萬一踩爆腎臟怎麼辦?)


踩屌的兩分鐘快速的結束了,我又學到了不知道會用在哪裡的知識。


下一位參賽者是自慰表演,兩分鐘的時間內,他配著音樂,撫摸自己的身體敏感帶:腳趾縫、側腹、乳頭、肩膀。看不見面具下的表情,但你可以感受到他的陶醉。我原本以為看不認識的男性自慰是一件很噁心的事,但我發現跟想像的不一樣,他的慾望並不噁心,你能看見他的肌膚旁是濃厚的粉紅色的霧,把他的身體像烘托一支最輕的羽毛那樣,他漂浮了起來,在慾望中他是自由的、無重力的、完整而圓滿的,而你看著他,你也替他的快樂而快樂。


下一位參賽者選擇耐痛,他想要被女王用鞭子打。女王告訴我們,會來到SM空間的人有各式各樣的背景。其中有很多人是有家庭的,身上不能留痕跡,不然回家會沒辦法跟另一半解釋。首先要先確認程度:你可不可以留下痕跡?如果可以留痕跡的話,你想要被打到發紅就好,還是你可以打到瘀青,甚至打到見血?(打破蛋蛋出人命是不可以的)女王確認了參賽者可以被打到發紅,開始用鞭子抽他的上半身。參賽者被打到奶頭的時候,爽快地抖動著,兩分鐘的時間,打到上半身像被曬傷一樣紅,女王很精準的把鞭子都控制在肉多的地方,沒有鞭到臉或脖子等脆弱處,真不愧是專業的。


輪到剛剛有跳出來教大家尿道噴血時如何處置的參賽者,他想要在場所有女生一起踢他蛋蛋,這是他的人生夢想。他像一隻狗一樣跪趴在地上,其他女王示範如何踢蛋蛋。女王弓起腳板,精確地從後方以泰拳的姿勢用力踢蛋蛋,發出巨大的「啪」聲響,我光看就痛到夾起來。「再來!」「還要!」女性評審們大家一起上去輪流踢他,「再大力一點!」我踢到腳都痛了,踢蛋蛋先生在被大家踢一輪後終於心滿意足的下台。在其他女王的介紹下,我才知道踢蛋蛋先生是魔女的蜜室老闆,他是個M。成立了這個地方後他終於滿足可以被盡情當M的心願,他被當成椅子一樣跪趴在地上,女王坐在他的身上。他滿足地笑著說:「我每天醒來,都覺得我活在夢想裡面!❤️❤️ ❤ 」


有的參賽者還是硬不起來,放棄表演先走了。所有動態表演到這裡告一段落,主辦單位把我們的評分板收回去計分,選出3位最高分的參賽者,請他們去洗澡,並讓他們躺在鋪了桌巾並消毒過的桌子上,拿出壽司,讓女性參賽者把壽司放在男體上,把他們當成餐盤,一場豪華人體盛就開始了。


人體盛有趣的地方就是玩弄餐具。我們把壽司擺在敏感帶上,當筷子經過的時候,餐盤先生會被搔到抖動。「不可以動喔。」在餐盤的乳頭處,塗上芥末當處罰。「是什麼感覺呢?」「........有點辣辣的。」「你回去會跟女朋友說你在美屌大賽第一名嗎?」「我沒有女朋友。」「那你會跟朋友炫耀你的美屌獎盃嗎?」「.......好朋友應該會說吧。」餐盤先生們很緊張,蘋果日報人間異語專欄作者很滿足,把放在豆皮壽司上面的豆皮壽司,來回撸了豆皮壽司後,讓餐盤先生吃下撸過豆皮壽司的豆皮壽司。「吃撸過自己豆皮壽司的豆皮壽司,感覺怎麼樣?」「很奇妙......。」


人體盛的壽司被吃與被玩得差不多後,開始要拓模製作美屌獎盃,第一名先生被帶進廁所。


屌模到底要怎麼做呢?我在事前想過一輪還是想不到,用石膏會燒起來吧?要怎麼在印模的時候維持硬度呢?我繞到廁所去偷看。


女王大人此時像兩個女傭一樣,把裙子捲起蹲在地板上調製模漿,而因為廁所太小,美屌先生像被凌辱完一樣縮在牆角等她們弄好。


這個人物設定真的跳得有點快。


拓模的材料是用牙醫用的佳貝士齒模粉,它是用藻膠製成的粉紅色粉末,對身體無毒不會有不良反應,一般都是少量調製後敷在病患的牙齒上硬化後拔下來,拿去做齒模。屌比牙齒大(廢話),齒模粉加水用量比較多,在女王把水與粉攪拌均勻前就硬化了,只好整批丟棄。


在第二次製作時,兩個女王把模漿分成兩碗同時攪拌,並用寶特瓶剪一半墊在屌下當成外殼,把攪拌均勻的模漿倒入。在女王攪拌粉紅模漿的時候,整個浴室都是牙醫診所的味道,我內心想著「原來女王以前當過牙助啊......」這種很出戲的內心OS。牙助女王對美屌先生說「快調好囉,你先把自己弄硬」美屌先生超強,一秒就從休息狀態變成完全體,眾人讚美他很適合去當AV男優。


第二批的拓屌模就成功,此時其他女性評審也都擠到廁所觀看拓模過程,我從廁所退出,回到會場拿東西準備離開。


離開前我看到一個中年大叔,從身形來看,他應該是穿上衣服的羞辱區包莖生兩個小孩先生。我很認真地請教他該怎麼好好羞辱人,並對我剛剛差勁的羞辱技巧道歉。


包莖大叔穿上衣服的氣場跟剛剛裸體戴搶匪面具的模樣截然不同,他現在就是一個中年扶輪社老闆成員的感覺。包莖大叔認真的跟我說,我嫌他小屌,根本搆不上什麼羞辱。「妳可以叫我幫妳按摩腿、叫我下跪呀,妳想感受一下嗎?體驗一下是什麼感覺?」包莖大叔很興奮也很親切的指點我,我覺得他是真的很想跪在我面前,但我還沒這個膽子可以讓中年男子對我下跪啊,我的廢物心靈承受不起啊!!!!


「先、先不用,你用講的就可以了!!!我很好奇想知道,你當初怎麼找到這些女王的呢?」蘋果日報人間異語專欄作家自以為聰明的轉換話題,包莖大叔也很大方地分享他的生命故事。「其實啊,我們M要找女王,也是要很小心的。以前在奇摩家族的年代我們曾經有社群,但有很多警察喜歡網路釣魚,我們有些人就被抓去警察局,不知道要怎麼跟家人交代啊!」我驚呼出聲,包莖大叔繼續說「我就跟我老婆說,男生嘛都不會小心點開一些網路色情內容,之後我們就很低調,只有低調才能走的久。」


「你有老婆呀?你出來這裡玩,老婆知道嗎?」「當然不知道啊,她不能接受。我加入BDSM20年了,她都不知道。我平常這些道具都要收好,我最怕的是我哪天我中風或我死掉,我的小孩打開我的東西發現它們,所以我已經默默處理掉一批了,我要替未來做準備。」「天啊好哀傷,你應該很希望伴侶能接納你的興趣吧?」


「當然啊,但是她就是不能接受,我要怎麼辦?我的家庭生活還是很重要啊。其實我另外有一個女王朋友,我們比夫妻更好,我跟老婆說我出國出差,其實跟她常常一起出國。我們在國外的時候,大家都以為我們是夫妻或情侶呀,不講你們一定看不出來。自由行又比跟團更好玩,可以玩生活調教,像是她命令我在馬路中間跪下來幫她綁鞋帶,或是突然就去身障廁所,她命令我幫她舔或是尿在我嘴巴裡。我們的感情超越任何關係,她的老公還是我跟她一起決定的,所以我後來知道她老公對她不好,我很生氣啊,如果可以早點遇到她就好了。」


我聽著包莖大叔的故事,他相見恨晚的濃烈感情完全的傳遞過來,我也哀傷。包莖大叔接著說:「雖然我們感情那麼好,也這樣十幾年,但我跟她從來沒有做愛過。」「沒有做愛?!」「對呀,就算出國睡在一起,她沒有允許,我都不會對她怎麼樣,所以她才能放心跟我走這麼久。這種信任已經超越一切了。妳不要看M好像很喜歡被虐,其實我們要找女王也是很挑的,我要找女王的話,至少都觀察這些女王的社群默默看三個月以上,要確定女王的個性穩定,不然有很多有憂鬱症或心理疾病的,玩起來很容易出事。我已經這個年紀了,事業也有一定成就,妳在網路上打我的名字就會找到很多我的資料,一個弄不好,就有可能毀掉一切的風險。但SM真的很紓壓啊,我平常工作壓力很大,要指揮很多下屬,我每次來這邊都覺得輕鬆很多,充飽電又可以回去工作了。」


包莖大叔,你到底要有多大的愛,才能支撐這個愛好,走到現在呢?我覺得包莖大叔很了不起,他的身上與眼睛充滿閃閃發亮的光芒。「你是怎麼對抗外界不友善的眼光呢?很多人會把你們當成變態,你怎麼看你自己?你會想把這些壓力用諮商或其他方式解決嗎?」「我工作很努力,我對社會有貢獻啊,我平常也是一個正常的人,我就是休閒的時候,這個興趣又不會害到別人,我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的。」和包莖大叔聊著聊著,不知不覺時間過得好快,等我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快錯過捷運末班車了,我快速的和他們道別,想著真希望有更多時間和他們交流。


我在訴說美屌大賽心得的時候,我的心情是很矛盾的。


我的確覺得很多東西很獵奇,我在撰寫的時候,很怕我的文字會讓大家覺得他們很變態或很好笑、很荒謬。但我從包莖大叔、從參與者身上感受到的,不是獵奇或變態或好笑。是對性、對生命的熱愛,在他們專注投入愛好的時候,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能量,我覺得很美,看著這樣的他們,我甚至愧疚我沒有跟他們一樣願意犧牲一切或偷偷摸摸也要進行的興趣與愛好,我覺得他們很厲害。


美屌大賽心得文在這裡結束了,有機會的話很希望大家也能去感受看看我感受到的能量,我希望大家不要嘲笑他們是變態之類的,他們不是。(但我又覺得說不定包莖大叔還會真的想被長的可愛的妹子罵變態,嗯嗯,不知道怎麼收尾才好)


希望大家都能在自己喜歡的事物中,活的閃閃發亮,自由自在。